首頁的默認搜索為何是Bing

bing-logo-hd-wallpaper

大家一直習慣用百度,而我本人很喜歡用谷歌的,很早以前就發現百度的結果和骨骼的不一樣了,後來百度出了競價排名,廣為詬病,而谷歌的算法依然優秀.但是,由於國內的用戶無法訪問谷歌,國外的用戶又不喜歡用百度,除了那些習慣了百度又出了國的孩子們.

所以,折中一些,還是選擇了Bing.這個搜索引擎是微軟主導開發的,有一些原創的功能還是很不錯的,當然,如果你主動更改搜索引擎為其他的,且不適在無痕模式下瀏覽,下一次,你依然可以默認你自己更改的版本為主要.[……]阅读全文

为什么互联网的英语应该是“internet”,而不是“Internet”?

作者:方可成 授權 新青年-Review轉載.
原文链接:https://zhuanlan.zhihu.com/p/21649922

经常阅读外媒的人最近可能会注意到一个细节:从今年6月开始,包括《纽约时报》、《华尔街日报》、美联社在内的多家美国主流媒体都做出了一个拼写上的改变——Internet(互联网)的第一个字母不再大写,统一改成“internet”。

这是一场长达十几年的争吵和拉锯的最新动向。尽管你的Word还在不厌其烦地把你输入的“internet”自动更正为“Internet”,但大I变小i的趋势已经无法逆转。
b9bb3ef463fac26c1fc31c67b67a6e80_b

在英语中,首字母大写的拼写方式往往被用于专有名词(比如生产iPhone的苹果公司Apple),而其他表示普遍事物的名词(比如树上结的苹果apple)则都是小写。所以,从“Internet”变成“internet”,不仅仅是一种语言学现象,更反映出一个根本性的问题:我们应该如何理解互联网?它到底更接近苹果公司,还是树上的苹果?

小写阵营的决定性胜利

关于internet的首字母到底应该大写还是小写的争论,至少从2002年就开始了。当时,宾夕法尼亚大学传播学教授Joseph Turow把自己新书里的“Internet”都

[……]阅读全文

关于未来医疗,我们赌什么?

已经不是听到一个互联网医疗领域里的创业者幽怨地讲到“融资难”。资本市场行情不好,多少还是影响到了创业环境,以及人们的情绪。这让看空唱衰之声日盛,动辄就是“九成的创业公司会死掉”。而就算是创新最坚定的信仰者,也给不出什么像样的反驳理由,除了相信未来慢慢积累。

我坚定的相信创新可以创造更好的未来,但同样也会有困惑,究竟怎样积累才能到达未来。

feature-medical-450x235

过去几年的医疗创业创新某种程度上确实有些让人失望,因为人们享受到的医疗服务质量没有得到明显改善。就算这个板子主要不应该打在创业者身上,而主要是传统医疗体系的改革进展有限,但创新带来的增量仍然不够明显。尤其是,它让人们看清了互联网在医疗体系面前的软弱无力。于是,很多人开始觉得,除非传统医疗体系发生革新,否则,互联网医疗很难取得太大的进展。

这样的氛围让我想起了几年前关于新医改的讨论。当时的情形也是2008年启动的新医改进行了五六年之后遇到了瓶颈,悲观情绪日增,甚至又有人说医改失败了。如今,医改尚在进行中,成败难以定论。但新医改不能忽视,或许是最重要的成绩之一,就是唤醒了全体医务人员的“价值意识”。

医务人员开始清楚的看到现有价值体系的扭曲,以及自身价值在这种扭曲当中的尴尬处境。为了能够兑现自己的价值,医务人员或者要求劳动[……]阅读全文

希拉里正在创造历史 但为什么大家都那么淡定?

來源:界面新聞

美国前国务卿、民主党参选人希拉里·克林顿(Hillary Clinton)获得了足够多的党代表票数,即将成为民主党总统大选提名人,同时她也将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女性提名人。

不过,从目前外界的反应看,大家对在妇女获得投票权的96年后,美国首次出现一名女性总统提名人并不是格外地在意和兴奋,《时代周刊》文章说,似乎很少有人完全领会到正在发生的这件事的意义。

为什么会这样呢?

这也许和希拉里丰富的政治经历有关系。从1979年成为阿肯色州第一夫人至今,几十年的时间里,希拉里一直生活在公众视野中,无论是后来成为第一夫人、参加2008年党内总统提名竞选、还是出任国务卿,希拉里的政治形象已经深入人心,人们往往更关注她的执政能力、政治资历而不是她的性别。

《时代周刊》说,那些关注她竞选的人常常忘记了这一点:在有关性别的问题上,他们正在亲眼见证历史。2008年奥巴马(Barack Obama)的参选曾被视为美国种族歧视历史一个可能的转折点,但今年,却很少有人将希拉里的参选和性别歧视联系到一起。

出现这个现象的另外一个原因可能是:如今有越来越多的妇女出现在国家领导人的舞台上,像德国总理默克尔(Angela Merkel)、巴西总统罗塞夫(Dilma Ro[……]阅读全文

分答:它跟任何东西都有关 除了知识

一夜之间,分答开始流行起来了。在朋友圈到处可以看到答案的分享,还有人点评“原来XXX的声音是这个样子的”。

问答

朋友圈的许多内容生产者欢呼雀跃:他们传说,某某大V一天收入了两万,超过了此前值乎的许多许多倍,似乎一条靠回答问题发财的金光大道顿时闪现在眼前,许多人认为这样一来,一直“清贫”的读书人终于出头了。也有人认为这个是苦苦寻求盈利模式而不得的知乎的最终答案。还有人把这与“认知盈余”联系起来,认为这就是盈余的最终形式,等等。

首先要说明的是,我喜欢这个产品,它拥有一个吸引力的许多特征。它是一个很“机敏”的产品:这种“机敏”意味着,用一种巧妙的方式融入潮流,但又不没入其中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这是一个很“中产阶级”的产品。

所有人认为“分答”是一个知识产品的人,这一点我举双手反对。实际上它自己也没有说自己是一个知识产品,在它的官方说明中是“轻量化,亲民化,娱乐化”的“付费语音问答”,与知识无关。

那么许多人为什么认为它是个知识产品?实际上来自于几个判断:1.它运营方来自于做知识社区的果壳,2.它的人物沉积有许多来自同样做问答的知乎。3.它有一个问答的形式,让人想起了知乎的问答。

但是这种分析是错误的。实际上,至少在目前来看,分答不存在分享知识的能力。这也不是它的目的。它对标的东西

[……]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