梵高与高更的书信:艺术家的希望是如何破灭的

Vincent van Gogh and Paul Gauguin letter

将在克里斯蒂的巴黎拍卖场出售的文森特·梵高和保罗·高更书信的部分。
这封由文森特·梵高和保罗·高更合作执笔的手书信件,被写在廉价的学校练习本上却诉说着友谊和希望。写信时,他们俩的艺术生涯都正处于关键时期,信中表达了他们企盼为兄弟艺术家们,为一次新的文艺复兴,为那些现在公认的杰作,寻找到一个乌托邦。

然而,现实远没有如此诗意。信寄出不久后,两人发生了激烈的争吵。随后在世上最令人痛心的一次自残行为中,梵高割掉了他的右耳。这一行为,昭示了这荷兰人堕入疯狂和自杀结局的最后一着。

现在,这封由两位艺术家共同签名的四页信件,从私人藏品中流出,并将于12月在巴黎拍卖。预计成交价高达50万欧元(40.5万英镑)。

克里斯蒂拍卖行的专家Thomas Venning表示,文件让人们能窥探“在世上最出名的发生在艺术家之间的家政”。

“我的一生都在于书信打交道,而这封无疑是我见过的最伟大和最震撼人心的,”他说:“它让你进到他俩的屋子,进入那一刻他们的生活中去。”

“你可以想象,梵高只能坐下用廉价的纸写信,因为没有太多钱。然后,他对高更说:‘你来写完它吧’。”

信写在法国产的练习本方格纸上,写上埃米尔·伯纳德,一个给予他俩灵感的年轻先锋艺术家的地址。信写就于1888年11月的普罗旺斯阿尔勒。梵高在那里租了一个两层楼的私人住宅,拉马丁2号,它也是画作《黄色房子》的主题。

在经数月的拖延后,高更于一周前抵达这里,和梵高一同生活和创作了一到两年。当时,法国画坛正从印象主义向现实主义和超现实主义转变,但梵高和高更还没有得到广泛认可。

梵高的神经很脆弱,很容易出现情绪波动,像是被某种孩子般的行风所点燃。信中,他描述了对这位法国画家的初次印象。

“高更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,引起了我很大兴趣,我一直认为像我们画家这样时常弄得脏兮兮的职业,我们最需要那些有着劳动者的双手和胃口的人。他们比起那些颓废而枯竭的巴黎花花公子们,有更向着自然的品味,更富有情感和仁爱的性情。”

“现在,毫无疑问,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一个有着野兽般直觉,处子一样的生灵。在高更的身体里,血和性战胜了野心。”

他还补充道:“我们去了好几次妓院,很可能我们会常在那里作画。此刻,高更正在创作一副像我曾经画过的夜间咖啡馆一样的作品,但上面的人物是在己院里见到的。它一定会是佳作。”

“我曾两次创作一条白杨大道上的落叶,第三次是整条全都变黄的街道。”《阿里斯康》

梵高写道,他和高更正在讨论“一个由几位画家联合创作的,了不起的主题”,以及他“预感到的一个全新世界……和一次伟大的文艺复兴”将会在热带地区孕育。

在最后一页,高更则补充:“别听文森特的,因为你知道他太容易产生倾慕和放纵之情。而他预见热带地区的未来崭新一代,就我作为一个画家看来却是完全正确的。并且,如果我有办法,我还会回去。谁知道呢?可能需要点运气……?”

八周之后的12月23日,他们的伙伴关系在激烈争执中告终。普遍认为,他俩因为梵高把那点微博的房租花在了妓女身上,又不肯戒了苦艾酒瘾而大肆争吵。

梵高以剃刀威胁他的“朋友”,他要割去自己的耳朵。不久以后,他被送进他待过的地一个避难所,并于1890年他37岁的时候用枪结束的生命。

高更回了巴黎后,在法国波里尼西亚建了一个画室,他死于1903年,终年54岁。虽然他们后来都有通信,但两人再也没有相见。

Venning说书信揭示了两人截然不同的个性,以及在他们关系中,暴风雨前的宁静。

“在这一刻,是友谊,是乐观,是合作。看起来一切平静,同时他们短期内完成了许多作品。”

他又说道:“写完这封信后戏剧性的事件让它读来尤为悲伤。这是个让人肝肠寸断的文本。”

信是皮埃尔·贝莱德私人收藏,将于12月12日到13日在克里斯蒂的巴黎拍卖场出售。

 

【本译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。非商业转载请注明译者、出处,并保留文章在译言的完整链接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